Favorite

本丸卡拉OK事件簿【刀剑乱舞】(后篇)

流水纸。0:

*中篇请走:http://loveisora.lofter.com/


*我滴妈我写得好长收不回来了。终于完结了,感谢大家^^这篇文准备在CP16.5出一个便宜的小本,会有修改,包含一篇未公开番外,嗯=-=其实就是歌唱大赛【【场贩前五送写了CP小段子的明信片。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要呢呜呜呜,如果有兴趣的话,帮忙做一下这个印调好吗!感谢:http://t.cn/RLMesn0   天窗留言预定:http://doujin.bgm.tv/subject/43090


*轻微捏造有,CP纷杂,小狐三日、鹤一期为主。鹤一期终于壁咚了(咿?最后变得有些温情,也是我对刀剑们的心里话,感谢遇到这款游戏,感谢遇到他们。


 


【9】痴汉型:


代表刀剑:堀川国广、莺丸、压切长谷部


说到痴汉,这里谁能和堀川国广抗衡。想当年他刚来本丸,第一件事情就是请求审神者让他与偶像和泉守兼定放在一个寝殿。而他俩的百年老友加州清光与大和守安定两人也没少拿这件事情调侃,然而,堀川似乎依然乐在其中(?)。作为兼桑的头号粉丝+后援团团长,堀川可谓尽心尽责,印发了“和泉守兼定粉丝团护照”不说,还曾要求本丸众人来听兼桑的演唱会,嗯……当然最后只有清光、安定以及虎彻大哥三个普(qiang)通(xing)听众就是了=-=


卡拉OK的到来无非是给了这孩子一个展现厨力的机会。他身为“迷弟”,每次都会在头上系上“兼桑必胜!兼桑love!”的头带,并竭尽所能为自家爱豆抢话筒,爱豆在唱歌时他还会在下面迎合对方,和泉守兼定的手指向哪里,他就立刻跑到哪里,以此回答“那边的朋友你们好吗!”,并大喊“兼桑我爱你!”不得不承认,包括审神者在内,众人无一不被他这样的真爱饭所深深打动,毅然决定撮合二人,时常让他俩一组内番不说,还多次在和泉守面前夸赞堀川的贤惠善良和美貌,而审神者也赠与堀川一个数码相机,让其可以顺理成章拍摄偶像的一举一动。


本丸痴汉大奖赛的银牌让我们赠与同为名刀的莺丸殿下。他的出现必然伴随三个字——“大包平”。喝茶常谈大包平,内番在想大包平,出阵心系大包平,逛街也念大包平……总之,大包平大包平大包平,我的天哪大包平您在哪儿啊快来啊!什么?!您还没炼出实体?妈呀求您快点啊!婶婶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里有个付丧神没有大包平他硬不起来(划掉),高兴不起来啊!每次卡拉OK也是。莺丸大人,刀如其名,有着一副黄莺般婉转动听的嗓音,但是,确切地说,这声音简直就是完全献给大包平。每首歌开唱前,一定要大喊:“大包平你听见了吗?”唱的过程中还时常篡改歌词,比如在“我爱你”前加上“大包平”,或者把“亲爱的”改成“大包平”等等……我们这段一共说了多少个“大包平”呢?嗯,这个也算,让我数数,15个。=-=


压切长谷部,要说第一印象,就俩字儿:“主命”。作为织田信长的爱刀,时常以2h30m粉墨登场的国宝,他相貌堂堂一表人才,出阵上战场虽然谈不上可以拔得头筹吧,但也还比较靠谱。做事情兢兢业业、认认真真,每次任务都完成得相对不错。


那么,被他痴汉的人是谁呢?不用说了吧=-=自然是审神者。别人叫他唱他偏不唱,一定要婶婶开口叫他唱;婶婶开口了吧,他就突然拔出刀半跪在地,以一种微妙的姿势说上“遵旨”一词。第一次这番举动,吓得审神者以为他要求婚,也导致一边同样“主将love”的加州清光几乎要撩袖子与之单挑,这才在之后几次稍加收敛,免去了拔刀这一步骤。唱起歌来自然不能和歌仙、莺丸他们比,同时也很容易被鹤丸他们带着跑了调。但他暗地里也努力在和主将的近侍加州清光PK较劲,搞得早就忘记之前差点与之对打的清光摸不着头脑,根本搞不清自己哪里惹着他了。


 


【10】另类型


代表刀剑:鸣狐、狮子王、五虎退


这种人显然就是本丸小动物保护协会会员,如果你看过《樱桃小丸子》……嗯!没错,他们就是小丸子和花轮那一类人。整天抱着小动物不放,有的人还要让小动物给他当代言……啊啊鸣狐哥哥别看我qwq


好的既然如此,就先谈谈鸣狐吧。真的是非常讨人喜欢的好青年,做事情干脆利落,砍起敌人脑袋来也是一样快速。小狐丸的跟班+吃货组成员,所以,如果不是那只“代言狐”,他也应该和狐球儿一起被分到吃货型里去。说起那只代言狐,其实他也可以算作本丸老年黄昏恋的推手和纽带:三日月喜欢毛茸茸的东西众所皆知,他刚来时,婶婶怕他睡不惯,还特地从现世带了毛绒抱枕作为见面礼(嗯,当然人家最后有小狐丸暖床了=-=),因此他对鸣狐的小狐狸那也是相~当~的~热爱,一旦逮住就会对其上下其手。鸣狐这孩子,尽管不说话,平时还老翘着个兰花指思考刀生,但切开绝对是黑的,而整日和小狐丸混在一起骗吃骗喝的他发现这一点后,便给当时还处于暗恋状态的兄弟出点子,表示愿意让小狐狸“飞狐传信”。于是,小狐丸在向现世担任文字工作的审神者讨教后,数次写情书表达爱意,并托小狐狸为其传达,顺便再让小狐狸美言几句,一来二往,黄昏恋就完成了【扯吧你。


抱歉你们的婶婶又跑偏了,来来来回来言归正传,鸣狐除了“喜欢”以外的感情统统交给小狐狸代言,结果连唱歌也都让小狐狸代办,导致鹤丸他们脑洞再次大开,给人点了首《what does the fox say》!(不知道的自己度娘一下你会回来转发的=-=)从此以后,山伏国广的《奇妙的约会》、江雪左文字的《白毛女》与鸣狐的《what does the fox say》永远在争夺本丸卡拉OK点歌榜的冠军,并称“本丸三大魔性神曲”。


说完了小狐丸的跟班,接下来谈谈三日月手下的小盆友——狮子王。狮子王长相讨喜,性子活泼,正义感爆表,平日里和审神者也玩得很开心。作为负责远征和搜刮敌军民脂(zi)民膏(yuan)的部队长,他对工作也是尽心尽力。人如其名,没事时除了逗他的狮子,也经常会和同样饲养兽类的五虎退切磋讨论。然而,可能由于和三日月爷爷走得比较近,时常惹得喜欢小孩子的三日月带着他一起内番等等,久而久之导致小狐丸的不满,因此鸣狐与他的关系,并不如五虎退和他那般亲近,小狐狸倒是经常跑去找这个好动有趣的狮子王玩。


狮子王唱起歌来……好吧不得不说,虽然不到大狸子那样的“高水平”,但他的歌唱技术实在也是不敢恭维,非但如此,还很容易串歌词。由于长时间被鹤丸国永的《第三年的见异思迁》洗脑,他多次将甜滋滋的小情歌给“见异思迁”了,顺利带跑偏。但生性时髦的他偏偏总和麦霸之一加州清光称兄道弟,清光竟也乐于帮他抢话筒,两个帅哥往台上一站,乍一看像某个当红的偶像男团,开了口之后……即便谈不上“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但也可以说是一个高山一个盆地。不过,到哪里都看脸=-=尽管狮子王唱得不是很好,可他俩长得好看啊,照样赏心悦目。


五虎退……小盆友,让婶婶教你唱儿歌好吗?来,跟我唱:“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眼睛,一只没有尾巴,真奇怪,真……诶诶你别怕啊别怕!好好好摸头摸头!!我们改一下吧。五只老虎五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每只都很愉快,每只都是乖乖,真可爱~真可爱!”其实婶婶想说,五虎退你更可爱啊呜呜呜呜……


 


院子里。


鹤丸国永盘腿坐在树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想着想着,还学着鸣狐的样子翘起了手指。


“……鹤丸殿下,你在这儿啊,今天是你和小狐丸殿下马当番呢。”一期一振拿着扫把走过去,平时一见他就会跳起来不是调戏他就是和他聊天的鹤丸,今天居然对自己充耳不闻,心下有些惊讶,随后凑到对方跟前,“你干嘛呢?学鸣狐殿下呢?”


看到一期一振放大的脸,鹤丸这才反应过来,立刻又笑嘻嘻起来:“是啊。”说着抬起了手,就着兰花指,给了一期一振一个脑瓜崩。


鹤丸并没有下重手,所以更确切地说,只不过是轻轻弹了对方的额头,想不到一期一振竟然瞬间红了脸。


“你你你……你干嘛你!”


鹤丸一见,乐了,自然知道一期一振不过是别扭,心里又冒出不少鬼点子,故作邪恶地一步步靠近对方,不出意外地看到一期一振越来越红的脸。


咚——


一期一振这才意识到再退就没路了,整个人靠在了树干上,鹤丸国永伸了手,一个树咚将其圈在自己怀里。


“鹤丸殿下,请您自重。”一期一振咳嗽一声,故作镇定。


“哎呀,该有的不该有的都有过了,这有啥好害羞的,”说着低头亲了对方的脸颊,正当他欣赏着一期一振恼羞成怒而霓虹变换色彩纷呈的表情时,“……嗯?”鹤丸忽地变了脸色,随即用羽织的大袖子掩住一期一振的身形,拉着他转过身去。


“怎么……”


“嘘!”鹤丸抱住一期一振,躲在树丛后,看到主人出现在刚刚他们站过的地方。


穿着黑色和服的女审神者面无表情地理了理头发,手里抱着本记事本,轻轻地挑了挑眉,嘴里念了句:“鹤这个家伙啊……”


她的身后,还跟着手持相机的堀川国广。


 


“你说什么?此话当真?”一期一振瞪大了眼睛。


鹤丸点了点头:“骗你我就是受。”


“……”一期一振没心情去吐槽对方的攻受问题,“照这么看来,其实主人一直都在我们唱歌时观察我们?”


“所以我刚刚坐那儿就是在想怎么把那个本子搞到手。到目前为止,我猜有几个人是知道那个手帐的存在的,甚至知道里面的内容。”


“谁啊?”


“首先是加州君,他是近侍,和主人形影不离,当然不安定那家伙是加州君最好的朋友,可能也知道。其次是堀川君,背着照相机的就是他。然后还有一个是烛台切殿下,我不止一次在卡拉OK时听到他问主人是否需要笔。”


“……你不去做狗仔真是可惜。”


“狗仔子?就是小道新闻记者?哦你错了,我要做也是做鹤仔,而且别人我没兴趣,我也只会关心关心你。”


“……”一期一振被调戏得气血上涌,却又不可发火,只得说,“你再胡说我就揍你反正这里没人。”


鹤丸国永毫不在意,摸着下巴思考:“还有你听见主人刚才说的没有?她可能已经发现我知道了手帐的存在。所以我得想个法子,看看那里头到底写了什么。”


一期一振皱着眉头:“需要如此吗?里面的内容很重要吗?”


“当然,”鹤丸想了想,“身为刀剑,主人的评价非常重要,怎样看待我们,怎样和我们相处,都是关键。”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一改平时的嬉皮笑脸,脸上的神色有些遥远,“我……”


“行了别说了。”仿佛意识到鹤丸想到了,并即将要说什么,一期一振打断了他,“我帮你直接去问吧。”


“喂!别!”鹤丸拉住他,“你疯了吗?万一惹恼了主人怎么办?你别忘了她上次生气,晚饭和三日月大爷联手做黑暗料理的事情!”


“……大哥你要真怕惹恼她就不该整天给她整那些恶作剧。”


“恶作剧?哦那是你不了解,她可喜欢这些了,整天让我教她呢,我可是她师父。”鹤丸高傲地挑眉。


“所以你怕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期一振伶牙俐齿地反击。


“………………”


 


当晚卡拉OK。


“啊咧,主人你在记什么?”鹤丸凑过头去,“诶诶主人别合上啊我好像看到了我的名字!”审神者脸上挂着笑,猛地地把笔记本收了去,捏了捏比她高出半个头的鹤丸的脸:“你猜。”


“诶呀我想想,”鹤丸国永眯着眼睛,“该不是那种死神用的笔记本吧?”


“……鹤,你是不是偷看我带来的动画片了?”


“什么动画啊?”


“黑色小本本啊~”


鹤丸国永哈哈大笑,猛地收牢,随即开始撒娇:“诶呀主人,看在我教你恶作剧的份上,给我看看吧。”


“……不给。”


“给我看看嘛~~我保证不给别人看。”说着在嘴上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审神者心里好笑,但还是摇着头:“不行不行。”


“诶嘿嘿,不行吗?”鹤丸摆出哭脸,“难道主人写了不喜欢我的话吗?”


“没有啊。”


“那你给我看看嘛。”


“鹤,你还信不过我吗?”审神者皱起眉。


 


见主人不上钩,鹤丸没办法,只得曲线救国。寻了个机会,偷偷摸摸找到加州清光:“加州君,你看过主人那本笔记本吗?”


“笔记本?什么笔记本?”


“就是那个黑色封面的手帐本。”


“……死亡笔记?”


“……………………连你也偷看动画片了吗?”


“没有啊,主将带我一起看的,怎么回事你?”


“好吧没啥。”看来问这个主将love并没有什么用,鹤丸准备适时撤退。


不料清光一把拉住他:“不你把话说清楚啊,什么笔记本啊,你说啊……”


 


堀川那家伙满脑子偶像,问他也是白问。烛台切麻麻为人老实,即便知道也不会说,同样并无X用。恼火的鹤丸国永扯着一期一振,坐在院子里伪装方丈,两人并肩打坐,模仿山伏国广。


过了一会儿,鹤方丈忍不住了,烦躁地捋头发:“到底上面写了啥?为啥她就是不给我看??”


草莓方丈想了想,同样破了功:“其实我能说……你这属于自找烦恼吗?”


“不!我只是好奇。”


“你是猫嘛?还有我为什么要陪你做这种事情?”


“鹤就不许有好奇心了吗?……嘘!”鹤丸眼睛一亮,“你看你看。”


一期一振顺着鹤丸所指看了过去,只见不远处的凉亭的石桌上,放着的不是别的,正是鹤丸日思夜想的迷之笔记本!


鹤丸拉着一期一振地跑过去,看了看周围没人,伸手要翻,却被对方按住:“不太好吧。”


“有啥不好?看一下下又不要紧。那你不看,我来吧。”鹤丸调皮地吐了舌头,确定一期一振已经转过身去,随即打开了本子……


 


晚餐。


“等会儿主人进来,大家都先别动声色,看她说什么。她要问起来,大家就把刚刚准备好的幕布拉下来,给她个惊喜。”


“鹤丸老师,我有问题。”


“狮子王同学很好,有问题就要举手发言,请讲。”


“那她要是不问呢?”


“不问就在餐后放。”


“嘘嘘……别说了,主人来了!”


审神者难得地穿了白色的和服,大踏步地走了进来,身后照例跟着近侍刀。


“各位晚上好,我今天有点事情想要宣布,占用大家一些晚餐的时间。”她顿了顿,“卡拉OK已经使用了将近2个月,深受大家的好评和欢迎。于是我决定,下周我们本丸举行一个小型的唱歌大赛,想参加可以来我这里领报名单,不太擅长唱歌的也可以选择表演其他节目助威。然后呢,我要给大家看一些东西。清光。”


加州清光应了,打开一个黑色的有些像笔记本似的东西,关了灯。审神者则将它与一个小盒子连好了线,按下了播放键。墙壁上瞬间投射出众刀剑一起唱歌的影像。


欢笑的、搞怪的、吐槽的、无语的、恼火的、害羞的……每个人都有,没有一个人被拉下。


画面闪着温和的光,照在大家的脸上。直到是播放结束,众人的目光还停留在最后一帧的照片之上。


“这些照片是我和堀川一起趁大家不注意时拍摄的,同时我也用笔记本记录了我觉得很有趣的瞬间。我给在座的有几位看过我的手帐,所以这些图片他们应该并不陌生。”审神者正了正脸上的半边面具,嘴角微微上扬,示意清光分发一边的小册子。


鹤丸愣了愣,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发的册子,不会是……


“我也知道有人好奇我笔记本里的内容,上次忘在凉亭里的本子看来有人已经先睹为快了呢。我早就想为大家做一本纪念册,所以今天就特地给每个人都印了一份,里面也有我给你们的话。”她坐了下来,用手撑着脸,“能够和各位一起相处得那么快乐一直都是我的幸运,卡拉OK的存在更让大家之间的关系近了一步。你们均为刀剑,曾为杀戮而生,浴血存活,一辈子辗转流离,有的甚至可能跟随好多主人。只有存在的才能被召唤,我能成为你们的主人……不对,朋友,我一直很高兴,至少希望我能给你们留下快乐的回忆。当然,我不过一介人类,如果哪天我……诶诶诶?你们干嘛啊!”


面对围上来的刀剑们,少女吓了一跳。


“我的主将,再说可就不对了哦。”清光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能做您的近侍,我很高兴。”


“哦主将,你别听清光和你乱说,我可很纯洁的!像我这样纯洁安定的少年很少见的,清光才不纯洁呢!”


“谢谢主人说我是爱豆露!您要和泉守love的护照嘛?”


“谢谢主人喜欢我的小老虎!”


“主人其实我很轻的不会压到国行的不信您抱抱看!比赛时我要唱你上次教我的《萤火虫》!”


“感谢主上如此努力召唤大包平!”


“感谢主人夸赞我的歌声,下次比赛,我就为您颂一首诗歌吧。”


“咔咔咔,主人,这次唱歌比赛我也要报名!兄弟别遮着被单!一起吧!”


“我我……主人,我也能喜欢你吗?”


“主人您任何命令我都会去达成。”


“那个……主人我会努力追乱酱的……诶哟!啊啊啊一期殿下您要相信我啊啊!”


“主人!我们鸣狐大人也很喜欢你的!超级超级喜欢你!谢谢!啊啊我也喜欢你!”“嗯,喜欢。”(本音)


“主将,那下次,我和三日月也一起参加歌唱比赛吧。”


“哈哈,好啊。我们唱什么好呢?还是《月亮代表我的心》嘛?”


“因为您只吃素食,我特别为您研究了新菜,您可要尝尝吗?还有俱利酱你别躲了啊!”


“…………谢谢。”


……


 


“嘿嘿嘿!”冲在第一个的鹤丸笑容洋溢,偷偷摸摸凑在主将耳边,“其实您早就知道那本手帐是我看的了吧?”


少女掩了唇:“还有一人,不过他没看。你很喜欢他吧?鹤。”


“……好吧原来您看到了。”


少女笑而不答,轻轻抬了眼将视线送往站在一边“教育”浦岛虎彻的一期一振。对方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家主人,转头一望,随即彬彬有礼地点头微笑。


“大家别闹了!放幕布!”


刹那间,大厅里落下了卷轴,巨大的【主人love】覆盖住了整面墙壁。淡黄色的背景上,写满了所有刀剑的签名。


审神者喜上眉梢。原本有些偏白的脸,也扬起了幸福的红云。她悄悄地按了按眼前的面具,不让大家看出她眼中饱含着幸福的泪水。


但很快,她又低下头,嘴里轻轻念叨了一句话,随即恢复了向来略显狡黠的笑容:“开饭吧。”


不知什么时候,一只白色的蝴蝶,伴随着院落中夏日的清香,飞了进来。它振着翅膀,停留在少女如葱的指尖,却又很快重新启程。


它的尾翼闪烁着银白的光,缓缓向着门廊那头飞去。


“主将,记录关键内容的本子您藏好了吗?诶,您在看什么?”耳边响起清光温和的声音。


少女一愣,最后却只看到那个自由自在的白色身影,飞向那轮皎洁的明月后,最终,消失不见了。


“没事,真正的那本,我怎么会给他们看呢?嘻嘻。”


======End========


 


【感觉下次就写个试胆大会吧www感谢大家!】


 


 

评论

热度(112)